1. 找Saas首页
  2. Saas资讯

数字新基建,鲲鹏计算产业为江西数字经济注入新动能

文 | 陈选滨

来源丨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微信图片_20200825180517.jpg

“新基建”这个政策风口会为产业与市场带来什么?未来将以什么样的模式展开?

从3月以来,自这个概念走红之后,这样的思考无时无刻不在引来热议和思考。科技巨头的接连入场布局,既是焦点,也是赛点。市场在期待着,行业的巨头们能给出一个可实践、可持续的思路。

阿里说,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就是新基建,正在成为新的投资和发展方向。

百度说,新基建更是AI新基建,要做AI技术和应用创新的推动者。

浪潮说,加大对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基建领域的投资,全面拥抱新基建,浪潮就是新基建公司。

华为说,新基建的核心是联接与计算,5G、AI、云将是新型基础设施的三个要素,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诚然,聚焦新技术、新领域,各个巨头的探索方向在某种程度上不谋而合,但落实到产业实处,进入竞争市场,仍有各自的侧重点,更需要与区域、政府开展交流合作,对“新基建”这个热词(也就是数字未来的实践路径)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理解和解构。

五个月后,“新基建”还是焦点,也是重点

“新基建”一词并不是本年度的“新词”,但绝对是今年的“热词”,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发展和传播上的前后差距?

在此,有一个词值得重点探讨,那就是“计算”。

什么是计算?在华为发布的《泛在算力:智能社会的基石》报告里,如是阐述——计算是人类认知世界的一种模式。从大型机到个人计算机,从智能手机到可穿戴设备,计算能力日益成为人类能力的延伸。

为什么要在此提及“计算”?

实际上,人类以“计算”来认知世界的这种模式依旧是当前发展的主流。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这种能力的延伸在不断加强,演化为“新计算”,愈发影响主流世界的运作。

可以说,当前社会是建立在计算产业之上的互联网社会,当时代随着5G、AI、云、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发展,跨向智能社会,“计算”的权重更是不减反增。

新基建所要增强的,就是以“计算”为核心的产业基础,也就决定了这个概念会随着相关计算产业的发展而成熟,进而达到新的发展热度和舆论高峰。

这也是为什么“新基建”一词从3月走红之后,到了8月,历经5个月,热度依旧不减反增,除了疫情、政策等宏观方面的影响,相关计算产业本身的发展达到一定的质变点,也是一个必要的驱动。

同时,以现在的产业表现来看,“新基建”仍然还是焦点,也是重点。不管是对于区域发展,还是企业战略而言,这都是两者(指区域与企业)自身发展与开展合作的重要方向。

比如,同样以今日的2020江西鲲鹏生态伙伴大会为例,通过解构这种“区域+品牌”的数字建设项目,不难总结——江西要建设“数字经济”底座,华为要发展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双方都锚定相关计算产业的数字化建设,在“新基建”的推动下不谋而合,达成了最终的战略共振。

微信图片_20200825180528.png

在某种意义上来看,湖南长沙的湘江鲲鹏、福建福州的海峡星云等等项目也是类似的路径。无独有偶,在百度、阿里、腾讯、联想等一众科技巨头的中标项目中,“新基建”风口之下,“政企协同”的模式似乎都是当前一个主流的尝试。

那么,沿着这个思路,我们不禁要回到文章开始的问题,这样的模式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况?新基建以这样的模式展开,将为整个产业与市场的发展带来什么?

这是一次“镕锻”工艺

从华为的鲲鹏生态、百度的AI新基建、阿里的数字基础建设、浪潮的全面拥抱新基建等等一系列的巨头项目和思路中,我们或许可以凝练出一个关键的总结词,“镕锻”。

什么是“镕锻”?从字面来理解,就是熔炼锻造之义,常用于形容冶金打铁。

说起这个,我们都应该可以想象到那样的画面,经过烈火将金属物质熔炼,继而通过捶打锻造,使得熔炼之后的金属物质的分子排列更加紧密,以获得更加坚固的器物。

这就是镕锻工艺。

在此,我们从华为等科技巨头的项目中来总结数字新基建的思路,常常会用到“整合”、“协同”、“合作”等与之(即镕锻)相近的词汇,但似乎都不够准确。

那么,当我们说“数字新基建”是一次镕锻工艺,其背后又有什么不同?

至少,在企业的战略架构、区域的产业协同以及政企之间的合作模式等三个方面,新基建不仅仅只是简单的整合或是合作吧。

产业层面最典型的“镕锻”不外乎从企业视角聚焦战略架构的调整,其中包括对业务资源、生态伙伴、信息技术等模块的整合,而这也关系到产业层和价值链的重塑。

以华为的鲲鹏生态为例,围绕鲲鹏和昇腾构筑多样性的算力生态,从底层的芯片、主板、整机到基础软件栈、场景化应用软件,各个模块之间相互协同、相互借力来完成对外的算力支持,其核心竞争力就在于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计算能力输出方案。

再比如,在生态合作上,麒麟软件副总裁李震宁在2020江西鲲鹏生态伙伴大会上就曾提及这样的模式——基于共同开放的生态,麒麟与鲲鹏可以开展应用创新,不断融合最新的能力。

简单的理解,就是1+1>2的非常态公式。

或者说,这已经不能用“加法”来形容。在新基建的风口之下,生态合作不仅仅是简单的项目对接,而是各自生态圈层的彼此融合碰撞。双方所实现的产业价值与商业价值也在此以乘倍效应增加。

那么,我们对于“镕锻”的理解或许可以更加深刻——不是简单的固态组合,而是彼此化为液态的内外交融,比如在业务整合、生态共生等方面,这也就意味着产业的价值链也将重塑。

那么,对于区域发展而言,是否也需要一次“镕锻”?答案是肯定。

但是,怎么去理解一个地区的产业“镕锻”,才是解答区域“新基建”的关键。难道是与企业类似,也讲究内部业务的整合和外部生态的融合?

是与不是,我们先看看江西打造“数字经济”底座的思路。

在全国来说,江西并不算是计算产业发展的强势省份。对此,江西省工信厅副厅长王亦斌就指出,目前江西的信息技术产业存在产业链缺失、核心技术缺乏、人才资源不足等发展问题。

江西若要发展成为计算产业高地,解决这几大问题是关键。

于是,为了解决这些发展问题,鲲鹏入赣顺势落地。可以说,这也是近期2020江西鲲鹏生态伙伴大会举办的一大背景和原因,随着鲲鹏的加入,思创数码、清华同方等一众生态伙伴也纷至沓来。

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是,对于产业发展而言,乐乎,亦不可“乱”乎。进一步来说,就一句话,在区域产业发展中,规划布局不能乱。

就鲲鹏入赣来说,江西深谙于此。

总结起来,这也是江西打造“数字经济”底座的一个思路。通过“一链一策”的统筹规划,以南昌打造产业中心和创新中心,上饶建设信息产业研发生产基地,抚州规划超算中心,九江打造应用标杆,等等。江西对省内区域进行了有分工、有针对性的产业项目布局,以此达成区域发展的产业共识,补齐各方面的产业短板,构筑产业高地。

微信图片_20200825180532.png

那么,再总结一下区域产业的“镕锻”,也就两个字的理解,即“布局”。简而言之,即有规律、有共识、有大局观的统筹规划。

实际上,对于区域的产业发展来说,这样的布局并不简单。因为,计算产业并不是一个完全新兴的产业。也就是说,在这个长期发展的产业之上,有新基建,也会有旧基建的存在。

那么,地方在进行统筹布局,即镕锻的过程中,必然会存在个别区域需要摒弃或迁移一部分旧基建包括本土企业等等大大小小的状况。

所以,从来就不会有单侧的“镕锻”。不管是华为等科技企业,还是江西等区域产业,都是需要面临着一场多方参与拉锯的“镕锻”。

比如,新基建的舞台除了巨头与政府,也得考虑到本土ISV。如今,江西的数字化建设进程上就少不了本土ISV的项目落地支持。鲲鹏生态联盟进入江西之后,更是率先对接了48家ISV与60个解决方案,为江西的数字化发展提供了极具参考价值的标杆。

诚然,一个区域的数字经济底座能否如期打造,还得看本土ISV能否接得住一个巨头品牌入驻所带来的资源、投入、技术等等。

显然,数字化建设本身就是一个多方“镕锻”的结果。在很多应用场景上,也确实如此。

比如教育,人才是基础中的基础,未来数字经济比拼也会是人才的比拼,过多的自不必赘述。江西在计算产业上便存在人才资源不足的问题。怎么办?

政府牵头,企业与高校联合开展专业人才培养计划,比如竞赛活动、产业人才培养基地等等,这就是需要多方“镕锻”来寻求有价值的教育出路。

为此,华为在与江西应用科技学院、江西软件职业技术大学,江西财经职业学院等高校开展合作,共同推进鲲鹏人才培养的思路就很容易理解。

微信图片_20200825182526.png

如今,在新基建的大道上跑出成绩的科技企业,如华为、同方、麒麟软件、思创数码等等大多明白这一点——新基建要建好,就需要多方的“镕锻”。

这里的“镕锻”不仅仅是合作,更需要市场主体(比如企业、经济组织等)和社会主体(政府、高校等)在合作中形成“术业专攻”的产业共识。

新基建依旧火热,在烈火中将产业、企业、区域等熔炼,再融合、捶打、锻造成为一个新产物,这像极了一次“镕锻”工艺。

秉承着这个思路,继续向“新基建”领域探索,似乎也错不了。

本文来自牛透社,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找Saas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