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找Saas首页
  2. Saas资讯

一场超燃的源代码开放 & PaaS平台趋势讨论 | 超级闭门会

9月19日,一场由腾讯千帆计划和明源云共同主办、崔牛会承办的“超级闭门会”在北京举行。

本次闭门会聚集了来自腾讯云、用友、金蝶、明源云、明略、致远互联、优锘科技、明道云、炎黄盈动等,国内一流的PaaS & SaaS企业的二十余位创始人、技术相关负责人一起交流探讨,就业内关心的源代码开放和PaaS平台发展趋势两大议题展开激烈交锋。

 669A8217_副本.jpg

 超级闭门会参会嘉宾合影

 经过十多年发展,中国的SaaS行业已经进入下半场,行业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仍有很多问题需要回答。

比如,中国的 IT 行业从业人员众多,为何仍然停留在低水平的重复开发层面?如何才能与SAP、Salesforce、Oracle这些国外“老师傅”在行业里竞争?PaaS平台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要不要进行“大一统”?供应商面对大客户的强势要求时,该如何做?如此等等。

 669A8251_副本.jpg

 崔牛会创始人崔强开场致辞

以上正是举办本次超级闭门会的缘起。经过多轮深入探讨之后,本次闭门会形成了不少可落地的行业共识,这些共识对于业者深入理解行业、研判未来发展趋势、更好地参与竞争,乃至对整个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都颇有助益。   

超级话题一:大客户提出开放源代码,如何解?

 大客户提出开放源代码的情形在业内并不少见,尽管有些供应商很少碰到,一旦碰到便陷于两难,十分棘手。本话题由明源云高级副总裁童继龙主持,他围绕该议题提出三大问题: 

  • 大客户向供应商提出开放源代码,其真实意图是什么,如何看待该问题?

  • 如果我们想成为产品和技术型公司而非外包公司,该怎么办?

  • 中国软件企业要想在某些领域与国际巨头竞争并胜出,机会点在哪里? 

 微信图片_20200921204852_副本.jpg

明源云高级副总裁童继龙主持话题讨论

 针对这些问题,与会者结合各自的行业经验以及对行业的理解,贡献了很多极具启发性的观点。

金蝶集团高级副总裁田荣举认为,大客户要求开放源代码并不可怕,供应商可以采取一些应对措施:比如,签合同时要有非常明确的相关知识产权约定,如果客户参与开发,可商议并在法律层面提前做好约束;加强内部管理,公司内部不允许一线销售擅自修改合同,尤其是法律条款部分。 

 669A8696_副本.jpg

金蝶集团高级副总裁田荣举分享观点

 田荣举认为,从尊重客户的角度,也可以在技术方面做些引导,客户即使要了源代码,也未必了解软件架构,还会对后期维护产生不利影响。 

用友网络副总裁、云平台产品部总经理杨鹏认为,向大客户开放源代码有一定的合理性,比如,要求开放源代码与企业性质有关,标准化的ERP无法满足军工企业、科研单位的供应链需求,这就要求系统要具备扩展能力;也取决于对手的策略,怎么形成行业约定,还是对手策略的问题;开放源代码有时是现实所需,在应用层面,不同的企业有各种不同的需求,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等资源,此时也涉及开放源代码问题。 

 669A8746_副本.jpg

用友网络副总裁、云平台产品部总经理杨鹏分享观点

杨鹏强调,最重要的是客户必须严格按照规范使用源代码,按需开放,底层核心的东西不能给。他表示,国产软件只有把平台的性能等做得足够完善,才有与国外巨头PK的机会。

金蝶中国副总裁、苍穹平台总经理李帆表示,大客户要求开放源代码,其担心是企业供应商的持续服务能力和定制化的能力,这就要求供应商练内功,提高产品能力和服务能力。

 669A8882_副本.jpg

金蝶中国副总裁、苍穹平台总经理李帆分享观点

大客户希望能够自主掌控系统,甚至想借助自己强大的IT团队对产品进行重构,李帆认为,供应商在产品上投入巨大,耗时漫长,客户很难去运维和重构,且无法享受产品后续迭代带来的新特性等好处。

智思云联合创始人陈政表示,如果客户是私有部署,源代码就给他,可以任意改,但客户要承担责任,法律上看,供应商给予的是使用权,不是产权。他认为,所有东西都可以用商业模式解决,技术上没有什么东西不能用商业化来解决,技术有自己的一套逻辑。

 669A8772_副本.jpg

 智思云联合创始人陈政分享观点

 陈政不看好私有云亦为人熟知,他支持采用绝对的公有云,并把所有开发服务化,他直言,只要有iPaaS,aPaaS一定会被“玩死”或被收购。

致远互联高级副总裁胡守云看来,中国的软件企业标准化和结构体系做得较差,所以客户不得不动其源代码。他的建议是对代码进行分级管控,要为内部开发人员建立一个权限体系。他表示,对于核心代码要与客户签署一份保密协议,这样才授予上传或下载的权限。

 669A8955_副本.jpg

致远互联高级副总裁胡守云分享观点

胡守云表示,供应商要有开放的心态和合理的管理制度和规范,对于国企、央企或涉密单位,对方的机要人员远不一定有想象得那专业,供应商需要通过国家规范来沟通。

 在参会者激烈讨论之后,形成了一些行业共识,童继龙将其总结如下:

  • 守住自己的源代码,短期看会丢失客户,带来压力;长期看有个规律,那些愿意直接开放源代码的公司,多是项目型公司,其在整个产业周期里续航能力较弱。

  • 未来如果每家企业都有一定的PaaS能力,是否有可能形成类似于PaaS的生态链,去构建行业级的接口?

  • 每家企业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虽然有交叉,但都有自己的主航道,把自己握得紧紧的,看似守好了地盘,从客户成功的角度看,对客户是有害的,我们应该把“篱笆”打开。

  • 客户希望我们应该有更强的交付,更好的定制开发能力等,我们需要有更强的服务能力。

超级话题二:“iPaaS平台和aPaaS平台的前景&商业模式”

近年来PaaS成为一个颇热的词汇,高光之下的PaaS向何处去是行业比较关注的话题。本话题由腾讯云行业方案研发中心总经理黄炳琪主持,他开局便抛出几个观点和倡议:

1.iPaaS不光是连接应用和应用,所有的iPaaS应该相互连通形成平台,并推成行业标准或者国家标准。

2.腾讯的aPaaS角色和行业的aPaaS角色应该是怎样的关系?每个行业应该有自己的aPaaS,腾讯应该给大家提供一个不同场景有不同最优化的解决方案。

3.腾讯中台提供的应该是像新发地集市这样的市场,提供基本的水电、摊位管理、卫生条件等,而每一个地方应该有每个厂商或PaaS中台厂商的生态。每一个平台厂商都可以在上面积累自己的生态,最终还是靠新发地这个市场总体的中台连接能力或aPaaS的能力,把每个生态之间相互打通。      

4.中台和PaaS是个好东西,但大家真正去使用的时候,前期的工作量也会让大家望而却步,它是一个短期和长期的问题,该怎么去平衡?腾讯做平台往SaaS合作伙伴那边多走几步,让大家上PaaS的难度或跨度更小一点。

 669A8830_副本.jpg

腾讯云行业方案研发中心总经理黄炳琪主持话题讨论

对于腾讯方面提出的观点和倡议,参会人员也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其中不乏截然相反的论断。

明源天际PaaS平台事业部总经理刘翔表示,SaaS是未来软件标准化的趋势,SaaS再往下走一定会回到PaaS,要降本增效,就要用平台解决技术层面的问题。

 669A8577_副本.jpg

明源天际PaaS平台事业部总经理刘翔分享观点

aPaaS和iPaaS是重新定义未来软件开发的一种方式,不同品牌的“路由器”在企业里很容易形成孤岛,这个孤岛不是来自于技术孤岛,而是来源于标准不统一的孤岛。刘翔认为,做iPaaS的核心是解决标准、连接的问题,连接的工作找一个相对中立的厂商更容易做成。

金蝶中国副总裁、苍穹平台总经理李帆对于PaaS平台的未来趋势有自己的独特见解。他认为,现在的iPaaS不是一个终级的状态,未来的软件架构标准是“事件驱动+API”,如果大家都遵循这个标准,实际上一个集中式的iPaaS是不存在的。他坦言,未来软件不可能是一家厂商、一个平台独大。

李帆认为,软件厂商实际属于高代码开发商,开发出一个低代码平台给企业、伙伴进行低代码开发,这属于代码知识进入民主化的过程。他表示,客户的软件资产不应该沉淀在代码层级,而应该沉淀在模型层,模型对企业最有价值。

致远互联高级副总裁胡守云与李帆持有相似的且更为冷静的观点,他直言,aPaaS要建立标准联盟,并不能持续下去,只有创造一种新的机制,能够共创,才能产生更大的价值。

胡守云表示,要明白aPaaS最终给谁用,它对于程序员几乎没有用,而且还会降低效率。中国的开发效率大概是美国的1/6到1/8,走工业化道路提高效率,就必须采用分工的形式。胡守云直言,国内iPaaS、aPaaS的战争会打10年到15年,腾讯一定要回答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他认为,有些东西的基因腾讯不具备,并非靠年轻、靠勇气或特别有钱就能做。

对于国内软件企业来说,出路在哪儿?胡守云认为还是在于如何自主和创新,每个企业都要去思考能不能形成中国连接的微服务。

 669A8937_副本.jpg

神州信息工程院副总经理李冬分享观点

神州数码产品VP李冬认为,iPaaS应该分几个层面,简单的技术连接现在不是问题。在生态方面合作,大厂应该更加关注各个厂商不愿做的,或能够抽象出来的固定业务场景,然后由具体的厂家来实现,这些东西更有意义。 

金蝶集团高级副总裁田荣举认为,如果有企业能够在数据连接方面有公信力,有横向的连接能力,能够极大地激活这个产业。在他看来,真正意义上的iPaaS在中国没几个,越少越好。他建议腾讯千帆联盟只聚焦做一件事情——iPaaS,企业内外类似于数据的交换标准,由行业企业一起来做贡献。

 669A8441_副本.jpg

明源云解决方案专家乔胜分享观点

明源云解决方案专家乔胜表示,BPC打包的最大问题不是边界,而是编排。在国内,财政部、工信部也有各种企业标准,但企业各自为战,没有一个机构或厂商站出来牵头,把这个东西统一起来,如果所有业务标准按照一个格式去对话,这种更高服务之间的编排才能够去实现。

 669A8905_副本.jpg

金蝶中国北京研发中心总经理张翼分享观点

金蝶中国北京研发中心总经理张翼表示,iPaaS不仅是连接API,还包括连接元数据。他认为,一个好的iPaaS平台,要考虑大数据量高并发性能及可靠性保障、全生命周期管理、通过微连接就可以实现等几个方面,而aPaaS是实施企业中台战略的基石。

 669A8362_副本.jpg

炎黄盈动创始人兼CEO刘金柱分享观点

 炎黄盈动创始人兼CEO刘金柱表示,PaaS市场是能力的竞争、生态的竞争和格局的竞争,

“乌卡时代”给PaaS带来好的机会,腾讯一定要在体验上有好的连接。而在生态层面,核心是让合作伙伴赚到钱,如果没有受益不可能达成商业合作。刘金柱提醒道,做规范要考虑采标,不要自己发明。

明道云创始人兼CEO任向晖表示,他虽然看好aPaaS的市场前景,但aPaaS离散需求很多,只能定制开发,没有太大的价值空间可以去做,即做aPaaS需要放弃很多东西。但是,哪怕只做10%也有足够巨大的市场。

 669A8965_副本.jpg

 明道云创始人兼CEO任向晖分享观点

任向晖认为,aPaas的难度主要有两个:一是信任,客户的核心数据在你上面运行,作为一个创业品牌,你怎么赢得信任?二是集成,与广泛的异构相比,怎样能够快速达成集成?他建议腾讯不要做aPaaS,而是做iPaaS,他不同意有“行业aPaaS”这一说。

优锘科技创始人兼CEO 陈傲寒认为,中国一个大的挑战是做大东西的人太多了,做得越大体验往往越差,做得越小往往体验越好,他希望大家都找到自己的定位,都把自己做的事缩小一点。

 669A8976_副本.jpg

优锘科技创始人兼CEO陈傲寒分享观点

陈傲寒表示,中国要做到业务民主化,最大的挑战是中国的 To B 软件公司,能不能把体验做细做好,这是特别大的麻烦。因为体验提升一分,可能需要提升十分的成本,体验的打磨非常耗成本。他还提出两个疑问:供应商的 aPaaS 到底解决程序员的效率问题,还是解决业务人员的效率问题?是解决陌生领域的问题,还是对熟悉领域的问题?

智思云联合创始人陈政表示,从用户的角度看,供应商提供的这些SaaS怎样才能像是一个系统一样,他认为可以提供从业务着眼的行业解决方案,技术解决不了的问题,业务一定能解决,iPaaS联盟的机制要用这种方法来驱动。

 669A8915_副本.jpg

明略 nEqual产品战略负责人李迎柳分享观点

未来国产软件的生态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明略 nEqual 产品战略负责人李迎柳引用了Gartner去年发布的一组数据:到2023年,至少三分之二的iPaaS公司会被收购或退出。这就意味着,在iPaaS市场强者才能生存。

腾讯云行业方案研发中心总经理黄炳琪表示,iPaaS与SaaS之间的连通和互动,以及竞争标准的连通和互动是大家的共识;供应商的产品应该是面向业务人员,而非研发人员;未来中国的整个SaaS生态会走成什么样子?这个是未知的,但肯定是大家一起创造出来的。这也体现在中国SaaS人的认知水平、决心、选择和投入。

 669A8302_副本.jpg

腾讯 CSIG 生态营销总经理胡皓向与会者介绍腾讯千帆计划

腾讯 CSIG 生态营销总经理胡皓介绍了千帆计划后续工作的安排,她表示,未来千帆计划不仅从技术角度去切入,还将基于不同的业务和场景,将通用 SaaS 和行业 SaaS 进行打包,去发布解决方案并与合作伙伴一起去做这件事情。

正如业内专家所说,“API一直存在,但连接一直缺席”,大家高度认同连接的重要性,但如何连接尚存分歧。关于开放源代码与PaaS平台未来发展趋势的讨论,深刻、热烈又不乏分歧,可谓智者见智。不同的观点尤其是尖锐的声音,反而让本次闭门会更有意义,每一种声音都是国产软件从业者对行业的反思和洞察。从不同视角看行业,我们对PaaS平台未来发展趋势的认知会更客观、更立体、更真实。

在故宫边上这座古朴淡雅的四合院里,这场有些唇枪舌剑意味的研讨沙龙,代表着国产软件行业对前路的探索,无论步伐大小,每一步都在向尽可能正确的方向迈进。 

 lSW9LJZX72TtZaRX__thumbnail (1).png

ij2pVzBlyB1BoWdH__thumbnail.png

669A8148_副本.jpg

本文来自牛透社,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找Saas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